好和喜欢是两码事

一种是欣赏的,一种是喜欢的。

缱绻的阅读时光:

请你为我画一个梦露:

散场后随人流由过道走出放映大厅的一路,是一段微微的冒险,冷不丁听见陌生人的精辟见解,心里都要狂喜一阵,像在旅途中偶然发现珍禽异兽,因为这一路更多的交谈是「看得困死了,这什么烂片」「好无聊,早知道不来浪费钱」又或者「牛逼啊,我喜欢」。观众们好像更愿意用情绪去评价一部电影。


然而不管你喜不喜欢,电影就在那里,好片还是好片,烂片还是烂片,不因谁的情绪而改变。喜欢和好,实在是两码事,正如谁也无法要求所有人都爱经典,总有人不喜欢红楼梦,不喜欢巴尔扎克,看一看郁达夫就睡着了,因为睡着了,无聊了,便不好了吗。


很多好电影,我都爱不上,比如<V字仇杀队>。暴徒在漂亮观念的装饰下依然是个暴徒,为什么说V是个暴徒而不是革命者,因为V自始至终都在摧毁,摧毁一切旧有的秩序,却不能建立起一个新的秩序,对未来满是空想的暴徒,拯救世界的方法只能是破坏。当你无法许诺他人一个更好的去处,便令人们走上一条荆棘路。破坏但不建立,这是多么虚妄自大、毫无责任感的“革命者”。最后当人群都成为暴徒的影子,自己为自己制造毁灭,沉浸在以创造为名的堕落里,欢呼旧世界终于消失,我感到他们的末日才刚刚开始。


高行健谈文学为什么自上世纪开始就了无生趣时,也说到破坏的问题。人不是神,不是超人,活着要心怀敬畏,但世界常被一些形形色色的超人、号称人民领袖的人,不惜动用一切暴力去造成罪行,并让文学被斗争主宰,堂而皇之地犯罪。


文学衰落的一大原因,在于人们从斗争中接受了破坏的观点,潜移默化地认为破坏、推翻之后的,就是好的,颠覆就是创造。有多少人还能认清,创造的实质从来不是推倒和否认,创造应该是继承,中国文学正是因为没有继承,被拦腰斩断,才是如今这要死不活的样子。在没有更好的准则来代替原有的准则时,就会旁生出许多杂乱的、毫无准则的准则,让世界复杂而又支离破碎。文学是这样,社会也是这样。


<V>是一部彻底宣扬毁灭的电影,没有给人留下任何希望,这种黑暗让我难以接受,看它看到战栗,为群盲而痛心。但从电影的角度看,它确实是好,把电影的元素调用得很好,掌控节奏和力度很到位,且有风格,是很出色的导演才能达到的。我承认它好,却万万无法喜欢。


记得戴锦华在一次演讲里说,电影于她分为两类,一类是欣赏的,一类是喜欢的。我也是这么想,喜欢必有个人感触的缘由在里面,喜欢,就好好享受,不能喜欢的,则去欣赏,从电影制作本身,从剧作,从与己不同的观点,去感受,去学习,也将成为一份不错的经验。

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Zoe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曦禾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一种是欣赏的,一种是喜欢的。缱绻的阅读时光:
  3. 嘟嘟妹妹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Chelly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Olvidarte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伊底请你为我画一个梦露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把文言欢
©曦禾 / Powered by LOFTER